日前,国务院公布《无证无照经营查处办法?#32602;?#33258;2017年10月1日起施行。《办法》明确规定,以下两类经营活动不属于无证无照经营:在县级以上地方人民政府指定的场所和时间,销售农副产品、日常生活用品,或者个人利用自己的技能从事依法无须取得许可的便民劳务活动;依照法律、行政法规、国务院决定的规定,从事无须取得许可或者办理注册登记的经营活动。(8月24日《法制日报?#32602;?/p>

  随着《无证无照经营查处办法》即将施行,存在已久的《无照经营查处取缔办法》?#27493;?#21516;时?#29616;埂?#36825;一立一?#29616;?#38388;,所传递的信息量不可谓不大。诚如官方所强调的,此举旨在限定无证无照经营的查处范围,做到?#26696;?#31649;的管住,该放的放开?#20445;?#20026;大众创业、万众创新营造更加宽松的制度环?#22330;?#22914;此指向鲜明的立法调整,很好呼应了简政放权、放管结合、优化服务的改革大势。从中所体现的,乃是对市场主体和民生生计的尊重与体谅。

  必须承认的是,过去对无证无照经营行为的查处,长期存在着范围过宽的问题。甚至在个别地方,还存在着越管越宽、越管越严的倾向。这种近乎严苛的执法文化,一方面扼杀了不少人的营生门路,并且客观上加重了市场的经营风险;另一方面,也造成了“罚款经济”大行其道,大量基层执法机构由此获得巨额部门利益继而沦为既得利益者。其实,一些被查处的“无证无照经营?#20445;?#30456;当多都是小生意、小买卖,非但没有社会危害性,反倒解决了一部分人的就业和末端市场的商品供给问题。

  除了上述一些地方管得过宽、管得过严的情?#21361;?#21478;一些地方对无证无照的小微经营活动的查处,近些年来普遍呈现出“名存实亡”或选择性执法的状况。其最典型的表现就是,执法行为充满弹?#38498;?#19981;?#33539;?#24615;,这其间当然?#21069;?#38543;着各种设租寻租的情形……结合这种种因素,其实很容易就可以发现,原先的《无照经营查处取缔办法》已难以为继,自上而下的立法调整与执法改革势在必行。只有这样,才能适应建构与市场需求相匹配的、合理宽松的制度环?#22330;?/p>

  放宽不属于无证无照的经营活动范围,就是承认市场自主支配小微经济活动的决定性作用。各?#25351;?#26679;的小生意、小买卖,在全社会整体经济总量中的占?#20154;?#28982;不高,可是它们却关?#24213;?#35768;多人的生计着落和生活品质,对此真正做到?#26696;?#31649;的管住,该放的放开?#20445;的?#30095;通基层社会矛盾、改善末端营商环境的治本之策。需要重申的是,市场自有其存在秩序和演化逻辑,一套成熟的公共治理体系,本就应该对其保持充分的体谅与包容才是。 然玉